•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 2019-05-22
  • 广州记忆丨无龙舟不端午!没有强劲臂弯的龙船发烧友不是好的传承人 2019-05-22
  • 兰州大学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”成立 2019-05-21
  • 饮水思源感党恩 争做新时代好群众 2019-05-18
  • 宜春通报7起作风问题典型案例 2019-05-18
  • 重磅福利来袭,汽车之家盛大开启618品质购车节 2019-05-17
  • 【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】吾其村“双膜瓜”为精准脱贫助力 2019-05-17
  • 苹果独家签约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:全力打造原创节目 2019-05-15
  • 坚持“九二共识”,路才越走越宽(观沧海) 2019-05-15
  • 西溪龙舟赛 越来越多的娃娃军加入 2019-05-11
  • “隋唐第一门”展示历史与现代融合发展的西安 2019-05-09
  • 大陆赴台游客骤降 国台办:解铃还须系铃人 2019-04-10
  • 阿呆,那是你家远祖啊,还不跪拜?[哈哈] 2019-03-31
  •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-03-31
  • 一架直升机在昆明坠毁 3名机组人员遇难 2019-03-31
  •  设为首页 登录 注册
    快三助手安卓免费版 快三助手安卓免费版 中人社区 中人博客
    快三助手安卓免费版 > 中人社区 > 子斫的空间 > 博客
    木子斫:司龄补贴,怎么搞更有效?
    2018-08-07 10:52:56 | 薪酬结构 , 补贴

    企业薪酬结构中的每一个项目,都有着它的目的,都是为了更好地发挥薪酬的激励作用,以体现企业薪酬分配的相对合理。如何进行司龄补贴的设计,往往被我们人力资源管理者所忽视。

    一、为什么要设立司龄补贴

    我们都知道,企业的薪酬分配,必须以员工的价值创造能力为核心,而不能以员工的资格和资历论英雄。

    但是,在很多的传统企业,尤其是传统制造企业,复杂的生产工艺,繁多的生产设备,全面掌握这些操作技术,是需要时间的。所以,大家更喜欢使用具有丰富经验的员工,而不喜欢使用刚入职的员工。

    在大生产的环境下,因为生产的连续性特点,往往又不能准确衡量员工个人付出所产生的价值,这种情况下,设立司龄补贴就有了意义。

    所以,司龄补贴的设立,是根据企业的具体情况而确定的,它并非企业薪酬结构中的必备成分,设立还是不设立,要视具体情况而定。

    二、司龄补贴的四种形式

    平行式:每年的补贴标准一致。这是好多数企业采用的方式,尤其是国有企业大多都是如此。譬如说,司龄补贴标准每年每月50元,每增加一年司龄,则补贴标准就增加50元。这种方式的好处,就是简单易行,便于操作。另外,这种方式,就是为了相应增加员工的工资。

    递增式:每年的补贴标准逐年增加。这种方式,重点在于激励入职时间长的员工,司龄越长,司龄补贴就越高。譬如说,刚入职司龄补贴20元,然后每增加一年司龄,补贴标准比上年增加10元。这种方式,企业一般不大采用。

    递减式:每年的补贴标准逐渐减少。这种方式,重点在于激励刚入职的、年轻的员工,与“递增式”恰好相反。譬如说,司龄第一年补贴100元,第二年90元,第三年80元……,逐年减少。这种方式,对于新创办的企业比较适用,可以体现企业对新员工的重视程度。

    驼峰式:补贴标准呈两头低中间高。这种方式,更多的考虑了企业的具体情况,对刚入职的员工来讲,还处于实习阶段,他们并不是企业想要激励的重点,所以司龄补贴标准就低一些;经过三五年的时间,新人已经逐渐成熟,这个阶段司龄补贴标准达到最高;七八年后,员工的综合成熟度相对较高,稳定性也强,这种情况下,即使司龄补贴标准低一些,员工也不会轻易选择离职。

    三、司龄补贴的年限问题

    首先我们应该明白,司龄补贴是薪酬结构的组成部分,但并不是薪酬结构的必备成分。设立,或不设立,都是根据企业的情况而确定的。

    就司龄补贴四种形式来看,“递减式”和“驼峰式”更富有激励作用,两种形式应该是企业的首选。

    司龄补贴方式和标准确定了,还有个司龄补贴年限的问题,国有企业往往不考虑这个问题(国企就是为了多发钱,而不会考虑分配的公平),但民营企业必须有准确的时间限制。

    司龄补贴的年限,根据木子斫的经验,以10年左右为好。一般情况下,入职10年的员工,有的已经成为管理的骨干,或者技术的骨干,司龄补贴的激励作用对他们来讲已经不再重要。即使一些仍然在普通岗位的员工,因为司龄补贴达到上限后,在工资中固定下来,所以,司龄补贴的高低,也不再是他们“去”和“留”的关键要素。

    (木子斫原创,转载须署名。木子斫,中人网专栏作家,新浪财经知名博主,华夏基石e洞察特约撰稿人,山东省企业文化学会专家委员,现为某股份公司副总)